放荡少妇张开双腿任人玩

请先登录

确定取消

资讯中心 news center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 资讯中心 > 新闻动态 > 最新

全球最大球鞋零售商利润暴跌八成!炒鞋泡沫破裂谁是最大受害者?

发布时间:2022-08-30 来源:体育大生意

近期,全球最大的球鞋零售商Foot Locker发布2022财年第二季度财报。Foot Locker在二季度收入20.7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22.8亿美元,同比下降10.3%;净收入达到940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4.3亿美元,同比下滑接近80%。

其实,Foot Locker最近两年都处于下滑趋势,今年上半年其股价已缩水27%,如今这份利润大跌近八成的财报一经发布,不仅让Foot Locker自身的股价进一步下跌,同时也让本就呈现颓势的整个炒鞋行业加速泡沫的破裂,今年以来,多个全球知名的二手球鞋交易平台估值下滑仍难以完成融资。

众所周知,球鞋收藏文化诞生在上世纪70年代末的美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一种小众文化。但从2010年代开始,在电商平台的推动下,球鞋交易开始持续升温,并出现了一批诸如StockX、GOAT、Flight Club、得物、Nice等专业的球鞋转卖平台。2019年,炒鞋行业曾一度达到最高潮。“70后炒股,80后炒房,90后炒币,00后炒鞋”的说法风行一时,甚至个别一些卖鞋平台还专门编制了“炒鞋”三大指数:AJ指数、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

2019年7月,一双1972年的耐克球鞋以约合300万人民币的价格拍出,打破球鞋拍卖的世界纪录,炒鞋俨然已成为最狂热的投资暴富新渠道。炒鞋不仅让很多Z时代的炒鞋客传出了大量造富神话,而且各个球鞋平台的估值和融资规模也一路水涨船高,纷纷成为独角兽。

不过,随着全球经济下行、投资风险激增,炒鞋行业的巨大风险也日益暴露。2022年,不仅各种币圈持续爆雷,鞋圈的资金也在加速离场:往昔备受追捧的天价球鞋有价无市,击鼓传花的游戏很难进行下去,炒鞋客因为盲目加杠杆而导致资金链断裂,球鞋交易平台营收缩水、市值下滑。此外,球鞋交易平台的产品质量也引起广泛争议,今年五月耐克高调向知名二手球鞋平台StockX 宣战,称该球鞋平台出售的耐克球鞋涉嫌造假。

未来几年,炒鞋行业的泡沫或将迎来最终的全面破裂。或许只有大破才能大立,让球鞋收藏市场才能正本清源,重新回归兴趣主导、爱好定价的小众行业。在炒鞋热潮退却之际,炒鞋客们十炒九亏,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也能查到不少令人扼腕的炒鞋悲剧。

炒鞋证券化一度成造富运动,泡沫破裂时才发现十炒九亏

按理说,作为工业流水线的产品,球鞋并非绝对的稀缺品,但在品牌方的全球限量发售宣传噱头、球鞋出售平台对天价球鞋的默许、潮鞋客疯狂的价格炒作之下,最终球鞋交易行业也出现了非常夸张的产品稀缺性。

在这一过程中,球鞋销售平台为了炒作,甚至参考股市编制了一系列球鞋交易指数,比如AJ指数、耐克指数、阿迪指数,以及各类球鞋的销售数据榜、价格涨跌榜、价格曲线,指数的每一次上涨都会造就一批纸面上的年轻富豪。最疯狂时,个别球鞋销售平台还趁势推出了球鞋票券,买不起一整双球鞋,可以买0.3双AJ,球鞋彻底成为虚拟金融产品。

就这样,原本被赋予文化意义、代表着文化潮流的球鞋文化,被营造成一种投资甚至是投机的金融产品,并被炒作成高度稀缺、可以实现保值升值的珍藏品。就是在这一过程中,真正热爱球鞋文化的早已买不起球鞋,而疯狂购买球鞋的反而压根不会穿这些鞋子,甚至压根连球鞋什么样都没见过。

在球鞋证券化的大背景下,炒鞋行业出现了大量的造富神话,XXX靠炒鞋买豪宅、豪车,月入百万等类似的传说进一步撩拨着更多Z时代年轻人的神经,学习炒鞋成为了很多Z时代年轻人人生中的第一门投资课程。对于很多在校学生而言,由于无力购买球鞋,于是小贷公司瞄准这一需求,纷纷为炒鞋平台提供分期付款的服务。这让年轻人开始纷纷借钱进行加杠杆炒鞋。而很多球鞋交易平台还推出了专门的鉴鞋服务,还有球鞋专家四处兜售炒鞋致富的付费课程,有些人则专门负责出售抢鞋软件,就这样炒鞋俨然成为一个产业链完备、高度金融化的新兴产业。

炒鞋产业急剧升温之下,那些限量发售的天价球鞋已经成为击鼓传花的接盘游戏。不少后入局的年轻人沦为“被收割的韭菜”,甚至有些球鞋根本就是高仿的假货。

早在2019年炒鞋热达到最高峰时,央行上海分行就曾发布为《警惕炒鞋热潮 防范金融风险》的金融简报,对国内的10余个炒鞋平台进行点名,称这些平台的球鞋交易呈现出参与者数量多、交易量大、价格波动剧烈等特征。并认为,“炒鞋”行业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融诈骗、非法传销等涉众型经济金融违法问题值得警惕,要求对炒鞋背后潜在的金融风险做到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防止炒鞋乱象事态蔓延。

从2020年开始,炒鞋的泡沫已经有开始破裂的痕迹,大量的天价球鞋砸在炒家手中无法售出。很多跟风者因为炒鞋而背负巨额债务,甚至一些在校大学生因为炒鞋而锒铛入狱,此时在看炒鞋行业可谓是十炒九亏,一地鸡毛。

炒鞋热导致不少大学生锒铛入狱,炒鞋客编造神话四处诈骗

在如今炒鞋行业泡沫逐渐破裂之际,回首望去,2019年10月央行上海分行发布的那份《警惕炒鞋热潮 防范金融风险》的金融简报可谓是非常及时,其中提到的那些隐患最终均成为现实。迷恋炒鞋的Z时代年轻人最终十炒九亏,甚至一些年轻人还因此锒铛入狱。通过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可以检阅到大量在校大学生为募集炒鞋资金而诈骗同学的卷宗。

2020年1月至2020年5月14日,90后徐某在浙江温州某大学城谎称自己有“低价进高价出的炒鞋渠道”,以投资炒鞋需要资金周转并支付高额利息的方式吸引他人“投资”。当时,共有三十多人对炒鞋造富神话深信不疑,纷纷投资,最终徐某募集到了132万元,但事后徐某炒鞋失败,无力偿还本金和利息,最终被以被诈骗罪和非法集资罪被诉诸法院。

2019年8月至2020年4月,在校大学生王某多次虚构炒鞋可以致富的故事,有10位受害者被他的话术所吸引,共借给他71.73万元。据王某事后供述,其将这些钱款主要用于购买网络彩票,幻想一夜暴富。最终骗局被拆穿,王某也因此被判诈骗罪。

2019年年初,某高校大学生严某经常在某社区平台上撰文以营造自己炒鞋暴富的鞋圈大佬人设,并经常晒出各种限量球鞋和银行流水截图。在这一过程中,另一位高校学生黄某通过社区平台结识了严某,希望能够跟烟某学习炒鞋技巧,并经常向严某寻求炒鞋的投资建议。

2019年5月,黄某再一次向严某请教限量球鞋的价格时,发现严某拿到的那些球鞋价格比市场上的价格便宜了一千多块,于是灵机一动想通过严某赚取差价。此后,黄某在某社区发布了售卖限量球鞋的文章,因为价格确实便宜,很快就收到了很多订单和货款。此后黄某便提出向严某购买相应的款式球鞋,并陆续向其转账购鞋款137万元。但是,拿到货款的严某却以各种理由拒不发货。此后,严某被起诉至法院,最终被判定诈骗罪并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相应罚金。而令人格外惋惜的是,严某出生于1999年,正值人生最好年华,却因为炒鞋诈骗而锒铛入狱。

2021年,江苏镇江警方先后接到多人报警称,他们被同一个炒鞋客殷某诈骗,其中仅一人就损失100多万元。原来,殷某经常以炒鞋专家的形象示人,为此还虚构了10亿的存款证明,自称是靠炒“期鞋”而成功致富。在吸引了大批粉丝后,他表示可以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拿到天价球鞋,只不过要比正常发售的时间晚一些,就这样一些受害者向其出资预订了“期鞋”,总金额近600万元。但事实上,殷某并没有低价拿鞋的货源。最终案发,殷某被判诈骗罪入狱12年,并责令退还受害人共计584万元。

翻看中国裁判文书网,类似的炒鞋诈骗案并不在少数,其中不少都是因为迷信炒鞋可以暴富的心态而遭到诈骗,而这些诈骗犯也往往都是非常年轻的在校学生。他们一方面迷信炒鞋造富神话,一方面又借助这些炒鞋造富神话去非法集资,最终无法兑现而锒铛入狱。如今,炒鞋热正在全面退潮,一度因为炒鞋热而备受追捧的球鞋交易平台也正在回归正常估值。只是在这一过程中,可怜了那些对炒鞋造富神话深信不疑并因此背负沉重债务的Z时代年轻人。


【返回】

About zeissuv.com - 关于皮革和制鞋网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皮革和制鞋网©1997-2018    公安备案:110105005870